首页 | 南湖律所 | 大事记 | 律师风采 | 工作动态 | 案例选登 | 荣誉业绩 | 理论研讨 | 业务范围 | 收费标准
刑事 | 行政劳动 | 涉外 | 民商 | 知识产权 | 公司证券 | 银行金融 | 建筑房产 | 交通保险 | 婚姻家庭
  首页 > 律师案例

起诉提起中国首例电信名誉侵权案

——桐乡市濮院服装城有限公司诉桐乡市电信局电信名誉侵权案
    桐乡市电信局以欠费为由对桐乡市濮院服装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服装城”)的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外电拨打服装城四部电话,均传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语音告示,服装城认为该四部电话未欠费,被停电话中有在多家省、市等媒体上发布招商广告的招商电话,服装城是投入约四千万元建设的出租羊毛衫门市部的企业,停机时间正是招商的关键期。服装城委托董建国律师处理此事,在多次去电信局交涉未果的情况下,服装城以电信名誉侵权为由起诉,认为电信局的停话及其语音告示侵犯了服装城的通信、商誉等权益。本案经一、二审,最终以电信局自愿道歉、补偿服装城损失5万元损失等和解结案。据查,以电信名誉侵权为由起诉电信局,在中国尚属首例。
  原告:桐乡市濮院服装城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董建国律师
    被告:桐乡市电信局(以下简称“电信局”)
委托代理人:浙江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背景资料(据服装城)
    服装城位于全国最大的羊毛衫市场濮院羊毛衫市场商业中心,属市场第四区,由温州实业家投入约4000千万元建成。99年年初开始在媒体发布广告,向全国招商。因羊毛衫市场在每年夏季过后生意进入旺季。所以,临近秋季,正是服装城招商工作紧罗鸣鼓的时候。就在这个节骨眼上,8月28日服装城的8818881、8818882、8813003、8813890四部电话(8813003、8813890是登在招商广告上的招商电话)被桐乡市电信局以欠话费8749.96元为由停话(未告知欠费的电话和月份),外电拨打四部电话均传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电信告示语音,外面的招商电话打不进来,原来已经谈妥的商家纷纷以服装城连电话费都交不起为由而告吹,更有人怀疑招商是一场骗局。
服装城领导立即和桐乡市电信局交涉,并委托律师多次去电信局协商,指出:服装城的电话没有欠费,有收据为凭;现在正是服装城招商工作的关键时刻,请电信局充分考虑广告上的招商电话被停及其语音告示对服装城经济、名誉造成的巨大损失,要求先开通电话。服装城最后甚至提出愿意给电信局8749.96元的三分之一,开通电话,这件事就此了结。桐乡市电信局未予同意。
一审经过
服装城无奈于9月21日向桐乡市人民法院起诉,同时申请法院先予执行电信局开通服装城四部电话,申请法院对电话停话及其语音告示事实进行证据保全。
服装城起诉
服装城起诉称:8813003是原告招商部的电话号码,8813890是原告总经理室的电话号码,8818881、8818882是原告保安室的电话号码。被告于1999年8月28日以原告欠电话费为由,对原告的上述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外电拔打上述四部电话,四部电话均传出电话欠费被停机的被告告示的语音。
被告对原告的停话时间正是原告对外招商时间,原告的招商部电话是原告在浙江经济日报、嘉兴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濮院市场报刊登的招商广告上的招商电话。被告对原告的停话行为不仅使原告的招商工作陷于瘫痪;更为严重的是侵犯了原告的名誉,许多已经谈妥应招的商家纷纷以原告连电话费都交不起为由而告吹。
电话被停后,原告多次主动去被告处交涉,指出原告并没有拖欠被告电话费,请被告指出原告欠电话费的月份,提供有关材料;言明原告是桐乡市对外引资、投入资金约4000万的企业,请被告充分考虑在原告招商期间电话被停及其语音告示对原告造成的巨大损失,要求开通电话,电话欠费争议可另行协商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原告只想搞清事实,不能不明不白付钱;承诺一旦查实确属原告欠费,原告保证立即付清。但被告拒不接受。
    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违反我国法律规定,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给原告在经济、商誉上造成巨大损失,特具状起诉。
    服装城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立即开通原告号码为8813003、8813890、8818881、8818882的电话;
    2、判令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内容刊登在浙江经济日报、嘉兴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浙江台州电视台、濮院市场报,消除对原告的不良影响。
服装城律师得到法院通知,要求原、被告双方律师于10月20日下午到法院进行证据保全。服装城律师到法院时,得知四部电话已于13时25分全部开通。
    庭审中,针对电信局代理人否认停话事实的答辩,服装城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事先准备的四部电话被停及其语音告示事实的证据保全《公证书》、调查记录。另向法庭提供电信局出具给服装城的通话费为零的电话费收据、《用户违章停话通知单》,证明停话及其语音告示事实;提供登有服装城招商电话8813003广告的浙江经济日报、服装城与嘉兴电视台、台州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等媒体签订的招商广告合同、广告费发票,证明侵权事实和损失数额;提供电信局的98年度桐乡电话号薄、桐乡市保安服务公司说明,证明电话8813003已于1997年向电信局办理了过户手续,过户到服装城。
    电信局辩称
电信局辩称:电信局对服装城的四部电话没有采取停话措施;服装城诉请的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和服装城经营户的电话都由服装城代收电话费,99年1月份的电话费共16093.96元分份未交;8813003电话所有权并非属于原告,而是金盾羊毛衫城。
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判决(桐乡市人民法院[1999]桐民初字第537号民事判决书)
桐乡法院于1999年10月25日、11月11日、2000年3月28日、9月25日四次开庭审理。
法院认定:
电话8818881、8818882是原告市场内的公用电话,电话8813890、8813003是原告办公电话,其中8813003原系桐乡市保安服务公司下属金盾羊毛衫城的办公电话,1997年8月已转给原告,被告的98年度桐乡电话号簿上已登记为原告,但被告在收取话费单上仍写金盾羊毛衫城。……1999年8月21日,被告下属濮院电信支局发给原告《用户违章通知单》称:原告拖欠被告电话费8749.96元(未注明拖欠具体月份和具体电话),要求在同年8月28日前交清所有欠款,逾期将采取停话措施。……嗣后,被告下属濮院电信支局于同年8月28日下午将将原告的上述四部电话全部停话。同年8月30日,原告打电话给被告负责人,被告于同年9月1日派业务员前往原告处协商,但协商未果。原告于10月9日提起诉讼,诉讼请求(略)。审理中,被告于同年10月20日下午对已停机的四部电话全部开通。而原告又要求增加诉讼请求即由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9260元。本案因原告不愿调解而调解未成。
法院认为,被告对原告的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事实清楚,被告以原告拖欠电话费抗辩,但未提供足够有效证据,故不予采信。同时,根据邮电部《市内电话业务规程》第217条和第237条“拖欠电话费经市话局发函催缴或语音通知后,逾期一个月仍不付费的,经市话局业务主管部门批准后予以停话”的规定,被告在发函后七日内予以停话,违反了上述规定,对原告构成了侵权,应向原告赔礼道歉。审理中,被告主动将原告四部电话予以开通,即已停止侵害,恢复了原状。诉讼中,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已支付公证费800元,有据可依,本院予以支持,对原告诉请的其余部分损失,无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将赔礼道歉的内容刊登在浙江经济日报、嘉兴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浙江台州电视台、濮院市场报的请求,因停话事实发生在原告广告业务之后,故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2000年9月29日):
    一、由被告桐乡市电信局对原告的8818881、8818882、8813003、8813890电话予以开通,停止侵害(在审理中已开通),并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桐乡市濮院服装城有限公司赔礼道歉,赔偿原告已支付的公证费8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2888元,由原告负担2788元,被告负担100元。
    一审理法院判决后,原、被告均提出上诉。
二审经过
服装城上诉
服装城上诉称:一审法院判决驳回服装城的其他诉讼请求(即在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广告费损失)及诉讼费的承担,是错误的。因为,电信局的停话时间是1999年8月28日至10月20日。服装城提供的招商广告资料证明服装城登有8813003、8813890招商电话的招商广告发布时间集中在1999年8月份。服装城建有门市部548间(投资约4000万元),从事向羊毛衫经营户出租门市部业务。羊毛衫市场具有季节性,每年9月中旬至第2年5月份是旺季,所以8月份是门市部招商的关键期。电信局正是明知服装城招商的关键期,利用其电信经营特权,恶意在8月份对服装城的招商电话实行停机,以达到其无理要求。特别是电信局歪曲事实的“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电话语音告示严重侵犯了服装城的商誉。服装城有充分证据证实:电信局对服装城侵权的范围、影响、损失数额。
上诉请求撤销一审第二项判决及诉讼费的承担,改判支持服装城一审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
电信局上诉
电信局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电信局认为电信局没有对服装城的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没有侵权。假设电信局对服装城的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仍属合法有据。原审法院一方面认定四部电话已在审理中开通,一方面又判决电信局对上述电话予以开通,停止侵害,显然相互矛盾。
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驳回服装城的诉讼请求。
二审和解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本案上诉后,于2000年11月30日进行调解:
电信局向服装城承认过错,并道歉,要求给予理解和支持。服装城看到电信局既然已道歉,有诚意,也就表示同意,并说明我们打官司也是无奈,电话停机给我们的损失远远不至这一点,我们要求有一个说法。
随后,双方达成《和解协议》:
    一、双方均自愿撤回上诉;
二、桐乡市电信局自愿补偿桐乡市濮院服装城有限公司广告损失费伍万元整、证据保全公证费捌佰元整;
三、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双方各半承担;
    四、原审判决不再执行。
  附:
一审服装城代理词(第1、2次庭审)(节录)
 一、桐乡市电信局(下称电信局)在1999年8月28日17时正至10月20日13时25分期间,对服装城号码为8813003、8813890、8818881、8818882的电话进行停话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嘉兴市公证处(99)嘉证民内字第567号《公证书》证实:在今年8月28日至10月20日期间外电拔打服装城的上述四部电话,均打不通,电话中传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中英两种语言的电信局告示语音。
    2、浙江开发律师事务所律师调查的《调查记录》上的调查内容和《公证书》的事实一致,证实上述停话事实。
    3、电信局1999年8月21日给服装城的《用户违章停话通知单》写有:“逾期(99年8月28日)将采取停话措施。”证实上述停话事实。
    4、电信局给服装城的8813003、8813890电话99年10月20日开具的话费收据显示10月的话费仅为月租费15元,通话费为0,证实了停话的事实。
    以上几份证据互相印证,充分证实服装城的上述四部电话被电信局停话及其语音告示的事实。电信局辩称没有对服装城进行停话的陈述是虚假的。
    二、服装城的四部电话均不存在欠费情况。电信局辩称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和服装城内经营户的电话99年1月的电话费共16093.96元都由服装城代收,服装城分份未向电信局交纳的陈述互相矛盾,不是事实。
    1、服装城向法庭提交的电信局99年1月、2月开具给服装城的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费《收据》四份证实服装城的电话费已交清,不存在欠费。电信局关于服装城提交的四份电话费收款凭证是通过银行的委托收款凭证,不能证明服装城已交清电话费的辩称不能成立。具体理由如下:
    (1)该凭证上写明“此联代收据”。收据是证明收款的凭证,根据银行结算法律规定,银行委托收款凭证上不应有此话。
    (2)该凭证上盖有“濮院邮电支局收款专用章”,收款专用章只盖在证明已收到钱款的收据等凭证上,根据银行结算法律规定,通过银行的委托收款凭证上不应有此话。
    (3)该凭证没有通过银行,是服装城支付现金给电信局时,电信局直接出具给服装城的。如果是委托银行收款,根据银行结算法律规定,收款人只需在其开户行保管的第二联上盖章,第五联给付款人的付款通知联上应由付款人开户行盖章,不盖收款人章。但该凭证上盖有电信局收款专用章,“付款人开户行盖章”栏无银行盖章。
    《银行结算会计核算手续》规定:“付款人开户行的处理手续……将第五联委托收款凭证(付款通知)加盖业务公章,……及时送付款人”;“收款人应在第二联委托收款凭证(收款凭证)上加盖单位印章后,……提交开户行”,收款人开户行将“第二联专夹保管”;
    (4)从格式上讲,该凭证只和银行委托收款凭证相似,但不相同,该凭证不具有银行委托收款凭证的法定要件。银行委托收款凭证是一式五联,该凭证是一式三联(电信局提供的样张为一式三联)。《银行结算会计核算手续》规定:“收款人办理委托收款时,……应填制一式五联委托收款凭证,第一联回单,第二联收款凭证,第三联支款凭证,第四联收帐通知,第五联付款通知”。
    (5)法院对电信局的《调查笔录》证实濮院电信局在电话用户直接将现金交到电信局,电信局给用户的收据是这种凭证。
    2、电信局给服装城的《用户违章停话通知单》上没有写欠费的电话和月份,仅写服装城“拖欠电话费捌仟柒佰肆拾玖元玖角陆分正”,而电信局代理人在庭上说服装城欠电话费16093.96元,自相矛盾,不可信。
    3、电信局代理人在庭上说服装城的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和服装城经营户的电话都由服装城代收电话费,99年1月份的电信费共16093.96元分份未交。这句话自相矛盾,因一方面说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是服装城的电话,另一方面又说这两部电话话费由服装城代收,自己的电话话费怎么由自己代收?
    4、电信局代理人在庭审中承认服装城的8813003、8813890两部电话没有欠费。
    三、电信局对服装城四部电话的停话措施违反法律规定,侵犯服装城的合法权益,使服装城的正常工作,特别是招商工作陷于瘫痪,给服装城造成经济、名誉上的巨大损失。
    1、电信局的《用户违章停话通知单》存在多处违法问题:
    (1)其停话处理根据《市内电话使用规则》已于1988年1月1日废止。《邮电部关于发布公众电信业务使用规则的通知》规定:“市内电话使用规则及其他有关规定同时废止。”
    (2)没有写明欠费电话及其月份,违反电信法规和消法,侵犯了服装城作为消费者的知情权;
    (3)该通知单是8月21日给服装城,停话是在8月28日(上署日期),期间只有7天。96年1月1日生效的邮电部《市内电话业务规程》第237规定:“用户有下列违章情况,经市话局业务主局部门批准,并书面通知用户,可采取停话措施:一、用户不按时缴纳各项费用,经市话局发函催缴或语音通知,逾期一个月仍不付费的;”。因此,即使要停话,也应在通知后一个月,而不是7天。
    (4)该通知单的格式和邮电部1995年颁布的市内电话业务单式《用户违章停(复)话通知单》多处不相符,缺少法定的内容要件。
    2、桐乡市电信局是企业法人。电信局提交给法庭的单位执照上写明桐乡电话局是企业法人。邮电部、国家工商局97年4月发布的《关于邮电通信企业登记注册问题的通知》第二条规定:“市、县邮电局(邮政局、电信局)、直辖市邮政电信局的直属邮电经营单位(统称现业局),暂以现有名称办理营业登记。邮电现业局持省(区、市)邮政电信局的文件,向原登记机关办理核转手续后,向所在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申请办理营业登记。”;第九条规定:“邮电通信企业的登记注册工作,原则上在1997年底前完成”。
    桐乡市电信局的业务主管部门是嘉兴市电信局。因邮电部1995年11月颁布的《放开经营的电信业务市场管理暂行规定》第三条规定:“邮电部是国务院主管通信行业的职能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邮电管理局是本行政区内的通信行业主管部门,……各市、地邮电局经邮电管理委托或地方性法规、地方章程授权,管理当地电信业务市场”。
    桐乡电信局的停话措施应得到业务主管部门嘉兴市电信局的批准。但桐乡电信局对服装城停话没有经过嘉兴市电信局批准这个必备的行政审批程序,是违法的,侵犯了服装城的合法权益。
    四、停话期间,电信局在外电拔打服装城的四部电话(包括登在报刊电视招商广告上的招商电话)时播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中英文告示语音,违背事实,严重侵犯服装城的名誉,给服装城造成名誉、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1、前面提到的《公证书》、律师《调查记录》等证据证实:服装城的四部电话均无欠费;今年8月28日至10月20日期间,电信局对四部电话停话,外电拔打四部电话,均传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中英文告示语音的事实。
    2、8813003电话在97年服装城接收金盾羊毛衫城时,已经邮电局办理过户手续,过户到服装城。证据有:
    (1)《`98桐乡市电话号簿》第288页明确写明服装城的电话是8813003、8813890,该簿上无金盾羊毛衫城单位。《市内电话业务规程》第131条规定:“电话用户号码资料统一由市话营业部门按规定及时、准确地提供给号码编印单位。号码编印单位在编印号码过程中,发现号码资料和用户不符时,不得擅自更改,应及时向营业部门反馈,由营业部门按规定处理后,再行刊登”。
    (2)桐乡市保安服务公司的《证明》、《补充说明》证实金盾羊毛衫城为该公司所属,1997年租给服装城经营,同年将电话8813003经桐乡邮电局过户到服装城。
    (3)服装城《情况说明》证实电话8813003是97年由金盾羊毛衫城经桐乡邮电局过户到服装城。
    (4)电信局给服装城的8813003电话话费收据写付款人为金盾羊毛衫城是电信局单方面的错误行为。事实上电信局97年以来一直向服装城收取电话费,金盾羊毛衫城也已不存在,现行的电话号簿上也已无此单位。
    3、服装城向法庭提交的《浙江经济日报》两份,服装城与嘉兴电视台、台州电视台签订的发布招商广告合同各一份及播出的内容证明各一份,濮院市场报一份,江苏常熟电视台《电视广告播出安排单》一份,广告费付费凭证5份,证实:服装城的8813003、8813890电话号码是登在上述报刊电视的服装城招商电话;停话期间正是服装城招商的关键时期;停话使服装城正常工作、特别是招商工作陷于瘫痪,给服装城经济、名誉上造成巨大损失,索赔的数额是损失的极小一部分。
    综上所述,电信局在服装城招商期间对服装城四部电话(包括招商电话)近两个月的停话措施,及其违背事实的“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语音告示,严重违反法律,侵犯了服装城的通信权和名誉权,给服装城在经济、名誉上造成巨大损失。
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保护单位的合法权益,请法庭依法支持服装城提出的要求,判今电信局立即开通服装城四部电话;在服装城登过招商广告的浙江经济日报、嘉兴电视台、台州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濮院市场报相同版面篇幅、时间长度刊登赔礼道歉,内容经服装城同意,以澄清事实,消除对服装城的不良影响;赔偿服装城的部分损失。
桐乡市电信局以欠费为由对桐乡市濮院服装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服装城”)的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外电拨打服装城四部电话,均传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语音告示,服装城认为该四部电话未欠费,被停电话中有在多家省、市等媒体上发布招商广告的招商电话,服装城是投入约四千万元建设的出租羊毛衫门市部的企业,停机时间正是招商的关键期。服装城委托董建国律师处理此事,在多次去电信局交涉未果的情况下,服装城以电信名誉侵权为由起诉,认为电信局的停话及其语音告示侵犯了服装城的通信、商誉等权益。本案经一、二审,最终以电信局自愿道歉、补偿服装城损失5万元损失等和解结案。据查,以电信名誉侵权为由起诉电信局,在中国尚属首例。
原告:桐乡市濮院服装城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董建国律师
    被告:桐乡市电信局(以下简称“电信局”)
委托代理人:浙江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背景资料(据服装城)
    服装城位于全国最大的羊毛衫市场濮院羊毛衫市场商业中心,属市场第四区,由温州实业家投入约4000千万元建成。99年年初开始在媒体发布广告,向全国招商。因羊毛衫市场在每年夏季过后生意进入旺季。所以,临近秋季,正是服装城招商工作紧罗鸣鼓的时候。就在这个节骨眼上,8月28日服装城的8818881、8818882、8813003、8813890四部电话(8813003、8813890是登在招商广告上的招商电话)被桐乡市电信局以欠话费8749.96元为由停话(未告知欠费的电话和月份),外电拨打四部电话均传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电信告示语音,外面的招商电话打不进来,原来已经谈妥的商家纷纷以服装城连电话费都交不起为由而告吹,更有人怀疑招商是一场骗局。
服装城领导立即和桐乡市电信局交涉,并委托律师多次去电信局协商,指出:服装城的电话没有欠费,有收据为凭;现在正是服装城招商工作的关键时刻,请电信局充分考虑广告上的招商电话被停及其语音告示对服装城经济、名誉造成的巨大损失,要求先开通电话。服装城最后甚至提出愿意给电信局8749.96元的三分之一,开通电话,这件事就此了结。桐乡市电信局未予同意。
一审经过
服装城无奈于9月21日向桐乡市人民法院起诉,同时申请法院先予执行电信局开通服装城四部电话,申请法院对电话停话及其语音告示事实进行证据保全。
服装城起诉
服装城起诉称:8813003是原告招商部的电话号码,8813890是原告总经理室的电话号码,8818881、8818882是原告保安室的电话号码。被告于1999年8月28日以原告欠电话费为由,对原告的上述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外电拔打上述四部电话,四部电话均传出电话欠费被停机的被告告示的语音。
被告对原告的停话时间正是原告对外招商时间,原告的招商部电话是原告在浙江经济日报、嘉兴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濮院市场报刊登的招商广告上的招商电话。被告对原告的停话行为不仅使原告的招商工作陷于瘫痪;更为严重的是侵犯了原告的名誉,许多已经谈妥应招的商家纷纷以原告连电话费都交不起为由而告吹。
电话被停后,原告多次主动去被告处交涉,指出原告并没有拖欠被告电话费,请被告指出原告欠电话费的月份,提供有关材料;言明原告是桐乡市对外引资、投入资金约4000万的企业,请被告充分考虑在原告招商期间电话被停及其语音告示对原告造成的巨大损失,要求开通电话,电话欠费争议可另行协商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原告只想搞清事实,不能不明不白付钱;承诺一旦查实确属原告欠费,原告保证立即付清。但被告拒不接受。
    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违反我国法律规定,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给原告在经济、商誉上造成巨大损失,特具状起诉。
    服装城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立即开通原告号码为8813003、8813890、8818881、8818882的电话;
    2、判令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内容刊登在浙江经济日报、嘉兴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浙江台州电视台、濮院市场报,消除对原告的不良影响。
服装城律师得到法院通知,要求原、被告双方律师于10月20日下午到法院进行证据保全。服装城律师到法院时,得知四部电话已于13时25分全部开通。
    庭审中,针对电信局代理人否认停话事实的答辩,服装城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事先准备的四部电话被停及其语音告示事实的证据保全《公证书》、调查记录。另向法庭提供电信局出具给服装城的通话费为零的电话费收据、《用户违章停话通知单》,证明停话及其语音告示事实;提供登有服装城招商电话8813003广告的浙江经济日报、服装城与嘉兴电视台、台州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等媒体签订的招商广告合同、广告费发票,证明侵权事实和损失数额;提供电信局的98年度桐乡电话号薄、桐乡市保安服务公司说明,证明电话8813003已于1997年向电信局办理了过户手续,过户到服装城。
    电信局辩称
电信局辩称:电信局对服装城的四部电话没有采取停话措施;服装城诉请的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和服装城经营户的电话都由服装城代收电话费,99年1月份的电话费共16093.96元分份未交;8813003电话所有权并非属于原告,而是金盾羊毛衫城。
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判决(桐乡市人民法院[1999]桐民初字第537号民事判决书)
桐乡法院于1999年10月25日、11月11日、2000年3月28日、9月25日四次开庭审理。
法院认定:
电话8818881、8818882是原告市场内的公用电话,电话8813890、8813003是原告办公电话,其中8813003原系桐乡市保安服务公司下属金盾羊毛衫城的办公电话,1997年8月已转给原告,被告的98年度桐乡电话号簿上已登记为原告,但被告在收取话费单上仍写金盾羊毛衫城。……1999年8月21日,被告下属濮院电信支局发给原告《用户违章通知单》称:原告拖欠被告电话费8749.96元(未注明拖欠具体月份和具体电话),要求在同年8月28日前交清所有欠款,逾期将采取停话措施。……嗣后,被告下属濮院电信支局于同年8月28日下午将将原告的上述四部电话全部停话。同年8月30日,原告打电话给被告负责人,被告于同年9月1日派业务员前往原告处协商,但协商未果。原告于10月9日提起诉讼,诉讼请求(略)。审理中,被告于同年10月20日下午对已停机的四部电话全部开通。而原告又要求增加诉讼请求即由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9260元。本案因原告不愿调解而调解未成。
法院认为,被告对原告的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事实清楚,被告以原告拖欠电话费抗辩,但未提供足够有效证据,故不予采信。同时,根据邮电部《市内电话业务规程》第217条和第237条“拖欠电话费经市话局发函催缴或语音通知后,逾期一个月仍不付费的,经市话局业务主管部门批准后予以停话”的规定,被告在发函后七日内予以停话,违反了上述规定,对原告构成了侵权,应向原告赔礼道歉。审理中,被告主动将原告四部电话予以开通,即已停止侵害,恢复了原状。诉讼中,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已支付公证费800元,有据可依,本院予以支持,对原告诉请的其余部分损失,无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将赔礼道歉的内容刊登在浙江经济日报、嘉兴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浙江台州电视台、濮院市场报的请求,因停话事实发生在原告广告业务之后,故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2000年9月29日):
    一、由被告桐乡市电信局对原告的8818881、8818882、8813003、8813890电话予以开通,停止侵害(在审理中已开通),并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桐乡市濮院服装城有限公司赔礼道歉,赔偿原告已支付的公证费8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2888元,由原告负担2788元,被告负担100元。
    一审理法院判决后,原、被告均提出上诉。
二审经过
服装城上诉
服装城上诉称:一审法院判决驳回服装城的其他诉讼请求(即在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广告费损失)及诉讼费的承担,是错误的。因为,电信局的停话时间是1999年8月28日至10月20日。服装城提供的招商广告资料证明服装城登有8813003、8813890招商电话的招商广告发布时间集中在1999年8月份。服装城建有门市部548间(投资约4000万元),从事向羊毛衫经营户出租门市部业务。羊毛衫市场具有季节性,每年9月中旬至第2年5月份是旺季,所以8月份是门市部招商的关键期。电信局正是明知服装城招商的关键期,利用其电信经营特权,恶意在8月份对服装城的招商电话实行停机,以达到其无理要求。特别是电信局歪曲事实的“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电话语音告示严重侵犯了服装城的商誉。服装城有充分证据证实:电信局对服装城侵权的范围、影响、损失数额。
上诉请求撤销一审第二项判决及诉讼费的承担,改判支持服装城一审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
电信局上诉
电信局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电信局认为电信局没有对服装城的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没有侵权。假设电信局对服装城的四部电话采取停话措施,仍属合法有据。原审法院一方面认定四部电话已在审理中开通,一方面又判决电信局对上述电话予以开通,停止侵害,显然相互矛盾。
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驳回服装城的诉讼请求。
二审和解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本案上诉后,于2000年11月30日进行调解:
电信局向服装城承认过错,并道歉,要求给予理解和支持。服装城看到电信局既然已道歉,有诚意,也就表示同意,并说明我们打官司也是无奈,电话停机给我们的损失远远不至这一点,我们要求有一个说法。
随后,双方达成《和解协议》:
    一、双方均自愿撤回上诉;
二、桐乡市电信局自愿补偿桐乡市濮院服装城有限公司广告损失费伍万元整、证据保全公证费捌佰元整;
三、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双方各半承担;
    四、原审判决不再执行。
 
附:
一审服装城代理词(第1、2次庭审)(节录)

一、桐乡市电信局(下称电信局)在1999年8月28日17时正至10月20日13时25分期间,对服装城号码为8813003、8813890、8818881、8818882的电话进行停话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嘉兴市公证处(99)嘉证民内字第567号《公证书》证实:在今年8月28日至10月20日期间外电拔打服装城的上述四部电话,均打不通,电话中传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中英两种语言的电信局告示语音。
    2、浙江开发律师事务所律师调查的《调查记录》上的调查内容和《公证书》的事实一致,证实上述停话事实。
    3、电信局1999年8月21日给服装城的《用户违章停话通知单》写有:“逾期(99年8月28日)将采取停话措施。”证实上述停话事实。
    4、电信局给服装城的8813003、8813890电话99年10月20日开具的话费收据显示10月的话费仅为月租费15元,通话费为0,证实了停话的事实。
    以上几份证据互相印证,充分证实服装城的上述四部电话被电信局停话及其语音告示的事实。电信局辩称没有对服装城进行停话的陈述是虚假的。
    二、服装城的四部电话均不存在欠费情况。电信局辩称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和服装城内经营户的电话99年1月的电话费共16093.96元都由服装城代收,服装城分份未向电信局交纳的陈述互相矛盾,不是事实。
    1、服装城向法庭提交的电信局99年1月、2月开具给服装城的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费《收据》四份证实服装城的电话费已交清,不存在欠费。电信局关于服装城提交的四份电话费收款凭证是通过银行的委托收款凭证,不能证明服装城已交清电话费的辩称不能成立。具体理由如下:
    (1)该凭证上写明“此联代收据”。收据是证明收款的凭证,根据银行结算法律规定,银行委托收款凭证上不应有此话。
    (2)该凭证上盖有“濮院邮电支局收款专用章”,收款专用章只盖在证明已收到钱款的收据等凭证上,根据银行结算法律规定,通过银行的委托收款凭证上不应有此话。
    (3)该凭证没有通过银行,是服装城支付现金给电信局时,电信局直接出具给服装城的。如果是委托银行收款,根据银行结算法律规定,收款人只需在其开户行保管的第二联上盖章,第五联给付款人的付款通知联上应由付款人开户行盖章,不盖收款人章。但该凭证上盖有电信局收款专用章,“付款人开户行盖章”栏无银行盖章。
    《银行结算会计核算手续》规定:“付款人开户行的处理手续……将第五联委托收款凭证(付款通知)加盖业务公章,……及时送付款人”;“收款人应在第二联委托收款凭证(收款凭证)上加盖单位印章后,……提交开户行”,收款人开户行将“第二联专夹保管”;
    (4)从格式上讲,该凭证只和银行委托收款凭证相似,但不相同,该凭证不具有银行委托收款凭证的法定要件。银行委托收款凭证是一式五联,该凭证是一式三联(电信局提供的样张为一式三联)。《银行结算会计核算手续》规定:“收款人办理委托收款时,……应填制一式五联委托收款凭证,第一联回单,第二联收款凭证,第三联支款凭证,第四联收帐通知,第五联付款通知”。
    (5)法院对电信局的《调查笔录》证实濮院电信局在电话用户直接将现金交到电信局,电信局给用户的收据是这种凭证。
    2、电信局给服装城的《用户违章停话通知单》上没有写欠费的电话和月份,仅写服装城“拖欠电话费捌仟柒佰肆拾玖元玖角陆分正”,而电信局代理人在庭上说服装城欠电话费16093.96元,自相矛盾,不可信。
    3、电信局代理人在庭上说服装城的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和服装城经营户的电话都由服装城代收电话费,99年1月份的电信费共16093.96元分份未交。这句话自相矛盾,因一方面说8818881、8818882两部电话是服装城的电话,另一方面又说这两部电话话费由服装城代收,自己的电话话费怎么由自己代收?
    4、电信局代理人在庭审中承认服装城的8813003、8813890两部电话没有欠费。
    三、电信局对服装城四部电话的停话措施违反法律规定,侵犯服装城的合法权益,使服装城的正常工作,特别是招商工作陷于瘫痪,给服装城造成经济、名誉上的巨大损失。
    1、电信局的《用户违章停话通知单》存在多处违法问题:
    (1)其停话处理根据《市内电话使用规则》已于1988年1月1日废止。《邮电部关于发布公众电信业务使用规则的通知》规定:“市内电话使用规则及其他有关规定同时废止。”
    (2)没有写明欠费电话及其月份,违反电信法规和消法,侵犯了服装城作为消费者的知情权;
    (3)该通知单是8月21日给服装城,停话是在8月28日(上署日期),期间只有7天。96年1月1日生效的邮电部《市内电话业务规程》第237规定:“用户有下列违章情况,经市话局业务主局部门批准,并书面通知用户,可采取停话措施:一、用户不按时缴纳各项费用,经市话局发函催缴或语音通知,逾期一个月仍不付费的;”。因此,即使要停话,也应在通知后一个月,而不是7天。
    (4)该通知单的格式和邮电部1995年颁布的市内电话业务单式《用户违章停(复)话通知单》多处不相符,缺少法定的内容要件。
    2、桐乡市电信局是企业法人。电信局提交给法庭的单位执照上写明桐乡电话局是企业法人。邮电部、国家工商局97年4月发布的《关于邮电通信企业登记注册问题的通知》第二条规定:“市、县邮电局(邮政局、电信局)、直辖市邮政电信局的直属邮电经营单位(统称现业局),暂以现有名称办理营业登记。邮电现业局持省(区、市)邮政电信局的文件,向原登记机关办理核转手续后,向所在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申请办理营业登记。”;第九条规定:“邮电通信企业的登记注册工作,原则上在1997年底前完成”。
    桐乡市电信局的业务主管部门是嘉兴市电信局。因邮电部1995年11月颁布的《放开经营的电信业务市场管理暂行规定》第三条规定:“邮电部是国务院主管通信行业的职能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邮电管理局是本行政区内的通信行业主管部门,……各市、地邮电局经邮电管理委托或地方性法规、地方章程授权,管理当地电信业务市场”。
    桐乡电信局的停话措施应得到业务主管部门嘉兴市电信局的批准。但桐乡电信局对服装城停话没有经过嘉兴市电信局批准这个必备的行政审批程序,是违法的,侵犯了服装城的合法权益。
    四、停话期间,电信局在外电拔打服装城的四部电话(包括登在报刊电视招商广告上的招商电话)时播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中英文告示语音,违背事实,严重侵犯服装城的名誉,给服装城造成名誉、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1、前面提到的《公证书》、律师《调查记录》等证据证实:服装城的四部电话均无欠费;今年8月28日至10月20日期间,电信局对四部电话停话,外电拔打四部电话,均传出“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中英文告示语音的事实。
    2、8813003电话在97年服装城接收金盾羊毛衫城时,已经邮电局办理过户手续,过户到服装城。证据有:
    (1)《`98桐乡市电话号簿》第288页明确写明服装城的电话是8813003、8813890,该簿上无金盾羊毛衫城单位。《市内电话业务规程》第131条规定:“电话用户号码资料统一由市话营业部门按规定及时、准确地提供给号码编印单位。号码编印单位在编印号码过程中,发现号码资料和用户不符时,不得擅自更改,应及时向营业部门反馈,由营业部门按规定处理后,再行刊登”。
    (2)桐乡市保安服务公司的《证明》、《补充说明》证实金盾羊毛衫城为该公司所属,1997年租给服装城经营,同年将电话8813003经桐乡邮电局过户到服装城。
    (3)服装城《情况说明》证实电话8813003是97年由金盾羊毛衫城经桐乡邮电局过户到服装城。
    (4)电信局给服装城的8813003电话话费收据写付款人为金盾羊毛衫城是电信局单方面的错误行为。事实上电信局97年以来一直向服装城收取电话费,金盾羊毛衫城也已不存在,现行的电话号簿上也已无此单位。
    3、服装城向法庭提交的《浙江经济日报》两份,服装城与嘉兴电视台、台州电视台签订的发布招商广告合同各一份及播出的内容证明各一份,濮院市场报一份,江苏常熟电视台《电视广告播出安排单》一份,广告费付费凭证5份,证实:服装城的8813003、8813890电话号码是登在上述报刊电视的服装城招商电话;停话期间正是服装城招商的关键时期;停话使服装城正常工作、特别是招商工作陷于瘫痪,给服装城经济、名誉上造成巨大损失,索赔的数额是损失的极小一部分。
    综上所述,电信局在服装城招商期间对服装城四部电话(包括招商电话)近两个月的停话措施,及其违背事实的“该电话号码已欠费,暂停使用”的语音告示,严重违反法律,侵犯了服装城的通信权和名誉权,给服装城在经济、名誉上造成巨大损失。
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保护单位的合法权益,请法庭依法支持服装城提出的要求,判今电信局立即开通服装城四部电话;在服装城登过招商广告的浙江经济日报、嘉兴电视台、台州电视台、江苏常熟电视台、濮院市场报相同版面篇幅、时间长度刊登赔礼道歉,内容经服装城同意,以澄清事实,消除对服装城的不良影响;赔偿服装城的部分损失。



电话:0573-82055770 传真:0573-82055770 E-mail:zjnhls@yahoo.com.cn
版权所有浙江南湖律师事务所© 2007-20012 版权声明 浙ICP备05048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