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湖律所 | 大事记 | 律师风采 | 工作动态 | 案例选登 | 荣誉业绩 | 理论研讨 | 业务范围 | 收费标准
刑事 | 行政劳动 | 涉外 | 民商 | 知识产权 | 公司证券 | 银行金融 | 建筑房产 | 交通保险 | 婚姻家庭
  首页 > 理论研讨

实习学生人身伤害法律保护之探讨

浙江南湖律师事务所   倪加列
 内容摘要:对于实习生在实习期间与用人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问题,我国现有法律法规对此没有作出明确规定,理论界和实务界存在不同的看法。当实习生在实习期间发生伤亡事故时,其权利如何受到法律的保护,已成为立法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本文将从实习生与实习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在实习期间能否受劳动法保护等问题予以探讨,并提出自已的一些建议。
 关键词:实习生   劳动关系   工伤认定
近年来,随着高校的扩招,每年都有几百万大中专院校的毕业生走向社会,面临就业,而毕业前的实习阶段是毕业生就业之前适应社会的一个重要环节。随之而来的,学生在实习期间遭遇伤亡事故的事件也屡屡发生,在发生事故之后,由于目前法律的缺位,对实习生与实习单位的关系认定模糊,造成实习生在法律救济的道路上障碍重重,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护。生活中实习生法律权益得不到保障的情况越来越多,对实习生群体予以关注已经成了当务之急。
 在之前,我们先明确一下实习的概念,本文所指的实习:是指临近毕业的大中专院校学生在毕业之前通过学校按排介绍、本人自找或其他途径进入实习单位工作实习,在这一过程中,实习单位通过提供一定的工作环境或是指派专人传授技能等各种形式对实习生进行指导,实习生则通过付出劳动、完成工作的这一实习过程来熟悉工作、认识社会、提升自已实践能力,以达到实习的目的。
 
一、         实习生遇人身伤亡事故法律保护之现状
 
我们先从两个现实案例来了解目前我国法律实践中对实习生在实习期间遇伤亡事故法律保护的现状。
    1、马燕飞案。这是笔者亲身办理的一个案例。马燕飞是嘉兴某技术学校2003级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准备于2006年6月毕业。2006年2月,学校要求毕业前进行实习,马燕飞通过单位招工方式进入余新某箱包厂工作实习。2006年2月23日下午5点,马燕飞在下班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成植物人状态。马燕飞家人向劳动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06年7月,劳动部门对马燕飞事故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理由是:发生事故时,马燕飞还未从学校毕业,还是学校的学生,与发生事故时的实习单位之间并未形成劳动关系,因此不认定为工伤。最终通过各方协商,实习单位自愿补偿实习生马燕飞15万元。肇事司机由于赔偿能力原因,在执行阶段只履行了小部分赔偿金额。无奈,马燕飞起诉所在学校,经法院判决学校不承担赔偿责任。
2、张新阳案。安徽省宁国市某职业高级中学的2004届毕业生张新阳,在离毕业前,经学校推荐,进入浙江永康一公司实习,在单位实习期内,其右手手指不慎被机器压伤,其所在的实习单位认为张新阳是其公司的一名实习生,而非受雇于其公司,而且法律并无明确规定实习生在实习工作中受伤属于工伤,因此以张新阳受伤构不成“工伤赔偿主体”而拒绝赔偿。张新阳向劳动部门提出申诉,劳动仲裁部门审理后认为:申诉人张新阳受伤时是宁国市某职业高级中学的在校学生,与被诉人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此案并不属于劳动争议的处理范围,因此根据相关条例作出了驳回张新阳的申诉请求的裁决。张新阳不服该裁决,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实习单位赔偿。法院的承办法官认为,张新阳在实习工作中受伤应属《工伤保险条例》中的赔偿对象。该案最终经法院主持调解,张新阳与实习单位达成庭前和解协议,厂方承担部分赔偿责任,之后张新阳申请法院撤诉。
 
二、         学生实习期间应否受劳动法保护的不同观点。
 
从以上两个案例可以看出,学生实习期间发生伤亡事故,其维权道路障碍重重。两个案例中,实习生与实习单位都是通过调解的方式结案,实习生的权益得到部分实现,劳动仲裁机构或法院都没有直接依据法律裁决或判决,究其原因,是由于法律的空白,找不出明确的依据。两个案例中其劳动部门的观点基本是一致的,都认为实习生尚还是学校的学生与实习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第二个案例中的承办法官却有不同理解,认为是劳动关系,应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劳动部门和法官的观点正是反映了学界对实习生是否应受劳动法保护的两种观点。
1、否定说。
这种观点认为,实习生仍是在校学生,不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劳动者,他和实习单位之间没有建立起事实或者法律上的劳动关系,所以在现行法律体系下实习生与实习单位的关系不属于劳动关系,不受劳动法调整。主要法律法规依据是,劳动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条文的说明第二条规定,劳动法对劳动者的适用范围,包括三个方面:(1)国家机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的工勤人员;(2)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事业组织的非工勤人员;(3)其他通过劳动合同(包括聘用合同)与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另外,由劳动部印发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又规定:在校生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俭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因此可以看出,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及有关的司法解释对劳动者的年龄、学历、是否纳入就业保障范围都作了明确的规定,而在校实习生并不具备这些“劳动者的条件”。因此,实习的在校学生不能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他们与实习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所以在实习期内发生伤亡事故不具备工伤认定的主体资格。
在法律实践中,这一观点代表了大部分人的看法,特别是政府劳动保障部门的工作人员,有些地方已经将这一观点明确化了,例如,云南省贯彻《工伤保险条例》实施办法第二十二就明确规定:“本实施办法不适用于用人单位聘用的离、退休人员以及实习学生。”又如,重庆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做出的《关于贯彻执行〈工伤保险条例〉有关问题处理意见》的第17条规定:用人单位聘用的离退休人员,实习的大中专院校、技工学校、职业高中学生不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对该条规定,在国内以专打劳动官司闻名的周立太律师曾向重庆市政府申请撤销该局做出的这一规定,但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究其原因还是由于现行法律规定不清造成的,因为《工伤保险条例》对于实习学生是否纳入其适用范围并未明确,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因而造成了理解上的分歧。当然,笔者认为云南省及重庆市的这些规定超出了法律解释的权限范围。另外,劳动部印发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的规定对这一观点的确立也是有极大影响的。
2、肯定说。
这一观点认为,实习生属于法律上的“劳动主体”、“合同主体”或“工伤赔偿主体”,在实习期间与用人单位具有劳动关系,应受劳动法调整。主要理由是:根据《劳动法》《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明确了什么样的人不在劳动法的规范之内,一共有五种人;第一种就是国家公务员;第二种比照实行公务员制度的事业组织和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第三种是农村劳动者;第四种是现役军人;第五种是家庭保姆。这五类人员是被严格限定为不受《劳动法》规范的,而在校学实习生并不包括在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第3款规定,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调整的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范围的工伤,应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来处理,而《工伤保险条例》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实习生为“工伤赔偿主体”,但该条例中有关解释性条款将这种主体已包容了进去,该条例第61条规定:“本条例所称职工,是指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各种用工形式、各种用工期限的劳动者。”这里所称的职工或各种用工形式、各种用工期限的劳动者,讲的就是《工伤保险条例》规定中的主体,实习生自然包括在其中,如果他们在工作中遭到伤害,就依法可以称为“工伤赔偿主体”。现行法律法规从没有明确规定实习生不属于劳动者范畴,从宪法及劳动法律的立法精神去理解,结合现行法律的规定,可以得出结论,实习生在实习期间与用人单位具有劳动关系,应受劳动法调整。
3、作者观点及理由
笔者认同上述第2种观点肯定说,即实习生在实习期间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应受劳动法保护。在现行法律对这一问题还没有明确规定的前提下,出现上面两种观点,主要是由于对法律理解的不同造成的。既然没有明确规定,对条文的理解又有不同看法,那么就应该从结合立法的本意及更高层次的法律——宪法的规定来进行分析理解。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而劳动权和就业权是社会成员基本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宪法》第四十二条又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从《劳动法》的规定来看,劳动者资格需要二个条件:应年满16周岁;具备劳动能力和具备劳动行为。而我国的大中专毕业生一般都能满足这二个条件。实习生在用人单位实习的过程中,当然地参加了用人单位创造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活动,应属于法律意义上的劳动者。
劳动部1996年10月1日试行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61条曾规定“到参加工伤保险的企业实习的大中专院校、技工学校、职业高中学生发生伤亡事故的,可以参照本办法的有关待遇标准,由当地工伤保险经办机构发给一次性待遇。工伤保险经办机构不向有关学校和企业收取保险费用。”也就是说,旧的工伤保险办法是认可实习生具有劳动者的主体资格,所以将其纳入工伤保险的范围。虽然,2004年1月1日起施行的《工伤保险条例》取代了旧的试行办法后,对实习学生在实习中的伤亡事故认定及处理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但从符合建立健全劳动保险保障机制的要求来看,上面两部新旧法规对实习生的法律地位的认识应是一致的,所以对《工伤保险条例》第61条的理解应是广义的,即实习生已包容在了工伤赔偿主体之内。
另外,否定说的观点不认同实习生与实习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其主要理由是因为实习生还未从学校毕业,还是在校学生。前段时间的“洋快餐”违法用工事件,其各方争议的焦点就在于此,外资企业方始终以兼职大学生,仍是学生,不属于劳动者,不适用《劳动法》为由回应。其主要依据是,《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的规定。笔者认为这一条恰恰说明了在校生具备劳动者的主体资格。第十二条的表述:在校生利是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这是在分则有关签订劳动合同一章里规定的。这一章主要规定了怎么样签订劳动合同,签订劳动合同应该有哪些内容。在这一章里特意把在校生拿出来了。这样规定有当时的时代背景。《意见》是1995年出台,当时大学生勤工助学的情况开始出现。这一条重点强调的是“不视为就业”。因为当时的大学生还是由国家毕业分配,如果把这种打工视为就业的话,就不分配工作了,实际上是设置了分配工作的障碍。劳动部的这个意见有明确的立法取向,就是要保护劳动者的利益。而对大学生的这种规定不是限制和损害大学生的合法权益,而是在保护大学生的合法权益“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这是一个选择性条款,即可以不签,也可以签。如果大学生不是劳动主体,怎么还能签订劳动合同呢?因此,这一条不仅不能证明大学生是没有劳动者主体资格的,而且恰恰证明了大学生是有劳动者主体资格的。不管现在劳动部怎么解释,从《意见》出台的时代背景到〈意见〉文意表达乃至立法,当年出台的《意见》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笔者认同肯定说,这不仅符合宪法保护人权的考虑,也符合劳动法规立法的本意,是对所有劳动者的平等保护,同时也体现了整个社会劳动保障体系的健全。
 
三、         对实习生人身损害法律保护之建议
 
1、完善立法。《劳动法》的出台虽然还不到10年时间,但是现在看来,其中存在着不少明显的不足,已经不能适应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形势,因而需要进行必要的修改。本文所提到的实习生人法律保护问题,《劳动法》及全国性的相关劳动法规都没有明确的规定,以致造成了实践中各界对此问题的不同理解,出现了各地规定不一,维权不能的情况。我国有关劳动方面的立法急需对此类问题作出具体、明确的规定。现阶段尽快完善立法也是解决此类问题的最好办法。笔者建议,对《工伤保险条例》增加条款或作出解释,明确“若学生在实习期间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应参照在职职工按本条例的规定执行,从而切实保障广大实习学生的合法权益。劳动部也可以先制订一个全国性的规章或解释之类的文件,明确实习学生具有劳动者主体资格,与实习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从而避免各地法规的不统一。
2、签订实习协议。在立法未完善之前通过签订实习协议的方式来保障实习生的权益。完善立法需要经过立法程序,要有一个过程,不能马上解决现有问题,而签订实习协议其效果则可以立竿见影。实习协议是指实习生与企业、学校通过各方自愿协商的方式签订实习协议,来规范实习行为,主要是对实习报酬、安全工作、事故责任、投保等事项作出约定,特别是对实习生在实习期间发生伤亡事故承担责任的问题进行明确约定,以便进行有效救济。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企业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很少有企业自愿与实习生签订实习协议,来明确自己责任的。目前各地已有不少地方出台这方面的相关法规、文件,将签订实习协议变为强制性。如北京市教委高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正在制作规范实习行为的“一证两书”,“一证”是指实习证书,“两书”包括学生与企业的实习协议,以及指导中心与实习基地签订的合同。另外,北京2004年出台的《北京地区普通高等学校学生勤工助学活动的规定》规定,用人单位招录学生参加勤工助学活动前,须与学校和学生三方签订《北京高校学生勤工助学活动协议书》,校外用人单位须加盖单位或人事部门公章。对在勤工助学劳动过程中发生工伤的学生,由用人单位按照工伤保险有关规定给付一次性费用。天津也有类似规定,要求用人单位使用中专、职校、技校实习学生,期限不得超过一年。由学校组织的学生参加实习劳动,双方必须签订学生参加实习劳动协议,明确各方责任。所以,政府应该加大监管力度,必要时把签订实习保障协议纳入实习生进入市场实习的规则之中,这样可以使实习逐渐制度化和规范化。
学生的身份在实习中处于弱势的地位,从有效维护实习生自身权益的意识出发,在校学生在实习之前应主动要求与实习单位签订实习协议。
3、完善保险体制。现在大部门在校学生都参加学生意外伤害保险,但因其赔偿限额往往极其有限,不能满足重大伤亡事故中学生的赔偿目的。实习过程中的意外风险有时要大于在校期间,特别是到基层车间工作实习的学生,由于不熟悉机械的操作规程,出现人身意外的风险比较大。实习生可以结合自身实习情况参加更高赔偿限额的人身意外险或类似的其他险种,防范于未然。保险机构也可以与学校、企业合作,推出一种适合于实习学生这一特殊群体的险种,以防范实习期间的意外风险。作为学校和企业,从维护实习学生、学校、企业的各方利益出发,对于未参加保险的学生,可以不按排或不接受实习。至于保费的承担问题,可以在实习协议中明确或通政府出台文件的方式予以明确。
另外,在对实习生的立法保护完善的基础上,建议将实习学生纳入工伤保险的参保范围,以更全面地保护实习生的合法权益。
三、结语
实习过程,是应届大中专毕业生提升自身能力、适用工作、熟悉社会的重要过程。而在法律对实习生与实习单位之间的关系没有明确的情况下,作为弱势群体的广大实习生的权益必将得不到有效保障。健全和完善我国劳动权益保护方面的立法不仅是对包括实习生群体在内的广大劳动群体利益保护的现实需要,也是现代文明发展的必然要求。


电话:0573-82055770 传真:0573-82055770 E-mail:zjnhls@yahoo.com.cn
版权所有浙江南湖律师事务所© 2007-20012 版权声明 浙ICP备05048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