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湖律所 | 大事记 | 律师风采 | 工作动态 | 案例选登 | 荣誉业绩 | 理论研讨 | 业务范围 | 收费标准
刑事 | 行政劳动 | 涉外 | 民商 | 知识产权 | 公司证券 | 银行金融 | 建筑房产 | 交通保险 | 婚姻家庭
  首页 > 案例选登

从故意杀人罪指控到故意伤害罪判决

    ——高某故意伤害案

 

    公安机关以高某涉嫌故意杀人罪(中止)向检察院提出起诉意见书,检察院审查后以高某故意杀人罪(中止)向法院提起公诉。董建国律师担任高某的辩护人,开展辩护工作,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高某的行为仅构成故意伤害罪,不构成故意杀人罪(中止)。法院采纳辩护人的观点,判决高某构成故意伤害罪。
    被告人:高某,男,1977年11月20日出生,浙江嘉兴人,住浙江省嘉兴市郊区栖真乡。1999年4月15日被逮捕检察院公诉指控(嘉兴市秀城区人民检察院[99]嘉秀检刑诉字第165号起诉书)
1999年3月13日凌晨零时许,被告人高某与被害人徐某某一起吃夜霄后,以让徐陪其回住处为由,将徐某某带至本市建明公寓7-104室。被告人高某要求被害人当夜留宿,遭拒绝后,被告人高某即起歹念,并取出一把自制的铁质长刀朝被害人砍去,致被害人左肩三角肌部份肌腱断裂,后被告人高某在被害人的求告下,放弃杀人的意图而将被害人送往市第一、第二医院诊治。经法医鉴定:徐某某系符合他人用锐器加害致伤,此伤属轻伤。
检察院认为:被告人高某恋爱不成故意杀人,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32条之规定,应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并科以刑罚。被告人高某在故意杀人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属犯罪中止,依法应减轻处罚。
    律师辩护
董建国律师担任高某的辩护人,开展辩护工作,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高某犯的是故意伤害罪,而不是故意杀人罪。
本案被告人与被害人是恋人关系,彼此一直相处很好,就在案发的当天晚上两人还在嘉兴建银桥下的阿夏煲店吃夜霄。只因在事发的当天晚上被告人看到被害人包里有一把天奇酒店的客房钥匙,而被害人又不肯留宿,坚持要到天奇酒店去,便怀疑被害人在与其谈恋爱的同时,又与其他异性有暧昧关系,感到自己受到了污辱和欺骗,心中甚是恼火,为此被告人竭力劝阻被害人留下来,并不惜用刀来恐吓被害人(刀不是为犯罪而准备,早先家里就有这把刀),其目的是想阻止被害人继续与其他异性往来。但用刀恐吓不能奏效是被告人始料不及的,他顿感骑虎难下,有失面子,在男子汉大丈夫虚荣心理的作用下,出于一时气愤,顺手将被害人一推,砍了一刀,这一刀伤及被害人的左肩部,经法医鉴定伤害程度为轻伤。被告人见砍伤被害人后,当即就悔恨交加,用刀背猛磕自己的前额部,致使血流满面。
上述事实,无论从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关系来看,还是从被告人的一推一砍以及选择的打击部位、强度上来看,被告人没有杀人动机,并非要杀害被害人。如果被告人实施其行为是为了达到杀人之目的,那么他采取的行为方式可以是刺,而不是砍,选择打击的部位也可以是身体的要害部位,而不是左肩部,这样就可轻易达到使被害人死亡的结果。而实际上被告人并非如此。
本案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关键在于查明被告人是否具有杀害被害人的故意。要查明这一点,不能只凭被告人的口供,也不能只从行为和结果的某一方面来认定,应当从被告人犯罪的起因和发展过程,犯罪手段,打击的部位、强度,犯罪的结果,被告人对被害人是否抢救,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关系等客观事实作出全面的研究分析,用查证属实的全部客观事实,来验证被告人的主观心理状态,确定被告人的真实犯意。纵观本案的全部事实,足以充分证明被告人高某没有杀人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而只能定为故意伤害罪。
二、被告人具有从轻处罚的情节。
被告人高某在被害人受伤后,主动将其送往医院施救,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对自己所犯罪行做了真诚、彻底的交待,有深刻的悔悟,甘愿接受法律制裁。同时,被告人对受害人的医药费已作了全额赔偿。
法院判决(嘉兴市秀城区人民法院[1999]秀刑初字第171号刑事判决书)
法院确认:被告人高某因是夜留宿遭拒及朋友关系继续否与被害人引起争吵,被告人高某以语言及持刀威吓并将被害人故意砍成轻伤的事实及当庭所举的证据均经法庭调查,并经控辩双方及被告人当庭质证、辩证,证明无误,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以认定。
法院认为:被告人高某因留宿及谈朋友等与被害人发生争吵,持刀将被害人砍成轻伤,被告人高某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高某持刀砍劈被害人及声称“掐死”“劈死”等恐吓语言的动机和目的并非剥夺被害人生命,而是以威吓的语言和暴力的手段来达到被害人同意留宿,同意继续谈朋友的目的。被告人高某上述动机、目的,从被告人高某实施故意伤害和被害人相应的行为得到反映:被害人不备、砍在左肩(轻伤)、被告人自贱(用刀背敲己脑袋)、被害人宽慰被告人、送被害人到第一医院继转第二医院等等。辩护人辩称的符合故意伤害罪特征的意见应予采纳;被告人高某辩解的与本案定性不相符及无证据证实的意见不予采信。被告人高某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
    法院判决:
    一、被告人高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二、作案工具一把长条刀予以没收。
相关法律规定
《刑法》第232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234条第一款:“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董建国律师点评
本案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是高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
    根据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的构成要件分析,两者的区别关键在于行为人实施行为的动机和目的,而确定行为人的动机、目的是杀人还是伤害,要综合分析行为人行为时的背景、具体行为的特征等因素,不能仅凭行为人说的某句话来确定。从本案案发的起因、高某的行为特征、事后表现,及高某与被害人的关系、被害人的表现等方面看,高某都没有杀死被害人的故意。尽管高某说了一些“辟死”、“掐死”的话,但高某说此话的目的是威吓被害人,以达到留住被害人,与被害人和好的目的。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决是正确的。


电话:0573-82055770 传真:0573-82055770 E-mail:zjnhls@yahoo.com.cn
版权所有浙江南湖律师事务所© 2007-20012 版权声明 浙ICP备05048686号